阿曼原油为何能满足亚洲日益增长的石油需求

近年来,由于迪拜商品交易所(DME)阿曼交易量稳定且获得国际参与者使用,沙特阿拉伯、巴林和科威特的国家石油公司将其添加到定价公式中

新冠疫情及其对经济增长的相关影响引发了油价的长期波动。油价在2021年整体处于上行轨道,但因疫情带来持续的不确定因素,价格波动仍是市场的一大特征。

例如,因2021年11月下旬奥密克戎(Omicron)变种病毒的出现,西德克萨斯中质原油(WTI)的价格从每桶78美元下挫至每桶65美元以下。2022年3月,由于欧洲爆发地缘政治事件,以及新冠疫情因素,油价随后一度触及每桶130美元。

这段油价波动时期恰逢亚洲,尤其是中国的个人和企业对衍生品的需求不断增长。市场参与者正利用未来的商品价格管理价格波动和外汇风险。美国期货业协会(FIA)的数据显示,2021年亚太地区交易所交易的期货和期权总量同比飙升51.6%,在所有地区中增幅最大。

尽管疫情造成持续的冲击影响经济活动,中国的石油需求仍然强劲。欧佩克石油市场月度报告显示,与2020年相比,中国2021年的需求增长7.39%,而同期欧洲则增长4.69%。

欧佩克预计,即使目前面对疫情因素,但由于经济稳定增长及交通运输和工业部门需求增加,预计2022年消费量将增加66万桶/天,今年中国的需求将持续稳健。除印度以外的其他亚洲国家也紧随其后,欧佩克2月的报告中预计,这些亚洲国家的需求将增加55万桶/天,增幅略高于6%。

国内供应只能满足部分增长的需求,其余则需通过进口填补。中国日益依赖从中东进口石油,从该地区进口的石油在2022年第一季度增长4.8%,占中国原油供应量的53.8%。沙特阿拉伯是中国最大的原油供应国,而俄罗斯位居第二(尽管进口下降了14.1%),伊拉克和阿曼分别位居第三和第四。总体而言,相比2021年同期,第一季度来自阿曼的原油进口量增长4.7%。

中国目前是阿曼原油的最大进口国,占其出口的86%,而其2021年统计年鉴显示,阿曼所有的主要石油出口目的地均在亚洲;印度位居第二,其后是韩国和日本。

随着欧洲地缘政治事件的持续,俄罗斯的出口将如何影响中东石油的流动尚待观察。

亚洲日益依赖中东原油,叠加石油市场的期货化,均加快了可靠含硫原油期货合约的需求增长。阿曼在过去几十年拥有稳定的政治环境,这使其具备增加原油产量和出口量的条件。在此期间,阿曼原油也确立了自身作为中东和亚洲市场标杆的地位。

芝商所持有50%股权的DME于2006年成立,并在2007年推出了旗舰阿曼原油期货合约,为该地区提供透明的原油基准。同年,阿曼采用DME价格作为其官方售价,随后,迪拜政府也效仿之。最近,在2018年和2019年,由于DME阿曼交易量稳定且获得国际参与者使用,沙特阿拉伯、巴林和科威特的国家石油公司将其添加到定价公式中。

因此,阿曼原油现已成为每天从中东向亚洲出口的550万桶原油的定价结构的重要一环。

除WTI和布伦特外,中国发改委也将DME阿曼期货定价纳入中国零售燃料价格一篮子原油,用以确定中国汽油和柴油价格。此因素进一步提升了DME阿曼原油期货作为亚洲市场重要对冲工具的地位,尤其是炼油利润率直接受该价格变动影响的终端用户。

DME阿曼原油期货合约仍是全球唯一的含硫实物交割原油期货合约,这使其成为拥有中东石油敞口的公司和投机性全球石油交易商的重要对冲工具。

多年来,阿曼原油一直是出口至苏伊士运河以东的含硫原油的实质性基准,而DME阿曼期货定价的诞生,提高了其在亚洲的透明度和相关性。与WTI和布伦特等其他全球原油标杆一样,DME阿曼目前是衡量全球原油流量的重要基准定价工具。

DME阿曼在2020年面临严峻的压力测试,当时,因新冠疫情导致经济活动停摆,全球石油需求减少30%。然而,该合约能够经受前所未有的波动,这一事实已获得市场参与者的认同。相对于其他定价点,DME阿曼合约也反映了疫情期间的市场基本面,同时保持了流动性和稳定性。这使其成为一个更稳健的基准。

由于供应之忧、持续的疫情导致难以预测需求、央行持续加息以抑制通胀并导致美元走强,预计油价将在2022年持续波动。

因此,石油消费者在对冲策略方面的需求可能会增加。鉴于亚洲对中东石油进口的依赖,对亚洲而言,DME阿曼原油期货合约是个有效的风险缓解工具。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