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最神秘监狱或变身公园因关押政治犯闻名

在德黑兰市区向北遥望,没有植被覆盖的厄尔布鲁士山上不现一丝生机,岩石与黄土,唯有满目荒凉。每当夜幕降临,山体勾勒的线条在浓墨般的夜色中若隐若现,星星点点的橙黄灯光自城市尽头蜿蜒而上,宛如一条通往天国之路。

事实上,确有不知其数的生命在这里步入天国。“天路”所在之处,是伊朗乃至全球最为神秘和隐晦的地方之一–以关押政治犯和间谍闻名的德黑兰埃温监狱。然而,这个传说中血雨腥风、闻之心颤的地方,或在不远的将来成为一处休闲胜地。德黑兰市长高里巴夫日前表示,计划将埃温监狱改造成为公共绿地。

埃温监狱始建于1972年,由巴列维王朝时期的情报机构“萨瓦克”督建并管理,最初建有20个多人监房和两个公共监区,可容纳320名犯人。至革命爆发前的1978年,监狱几经扩容,仅209监区就有100个监房,另设有六个审讯室、一个处决区和一个法庭,名义上能够收押1500人,但实际人数超过两倍。如今的埃温监狱占地43公顷,最多可容纳1.5万名囚犯。

在伊朗所有的监狱中,埃温监狱恐怕是最神秘莫测也是最臭名昭著的一个。早在巴列维王朝时期,这里就是政治犯的“聚居地”,共和国的奠基人大阿亚图拉蒙塔泽里、阿亚图拉塔勒甘尼、前总统拉夫桑贾尼在革命胜利前都曾在此度过一段灰暗的岁月。1988年夏天,根据时任最高领袖霍梅尼的命令,埃温监狱的数千名政治犯在两个月内以“叛徒”和“政权敌人”的罪名被处死。2008年7月,司法系统对埃温监狱的29名罪犯处以绞刑。2009年,伊朗因总统选举而引发社会混乱,有传言称,数百名改革派支持者被拘留在埃温监狱。此外,一些轰动全球的间谍案同样与埃温监狱关联甚密。2003年6月,伊朗裔加拿大记者扎赫拉·卡泽米因为在埃温监狱前拍摄照片被捕,并以“间谍”罪名关押于此,后因头部重伤在狱中身亡。伊朗政府宣布卡泽米死于中风,但西方媒体声称她曾被并遭受酷刑。

事实上,对于大多数政治犯和间谍犯而言,埃温监狱更像是一处拘留所。他们被关押在这里有时长达数年,但并不是在服刑,而是等待审判。他们中的一部分在一段时间后被无罪释放,一部分经审判定罪被转移至其他监狱,另一部分则在漫长的等待中走向死亡。值得一提的是,在过去43年间,埃温监狱从未发生过越狱事件。

2006年,长期蒙着神秘“面纱”的埃温监狱首次向国外媒体开放。英国广播公司记者在当时的报道中描述说,监狱内建有一座医院,内设急诊室、放射科、实验室,并提供心理治疗。监狱虽因关押政治犯闻名,但却不设专门的牢房,因为“在伊朗不存在政治犯”。一些女犯被要求从事没有报酬的缝纫工作。狱警称当时有500名囚犯在狱中攻读学士学位。

不过,臭名昭著、神秘莫测的埃温监狱或将很快成为历史。曾被关押在此的阿亚图拉塔勒甘尼是呼吁将埃温监狱改建为公园的第一人。德黑兰市长高里巴夫日前表示,市政府正计划将部分监狱和军事设施迁出德黑兰,埃温监狱所在地未来将改造成公共绿地。他还表示,司法总监萨德格·拉里贾尼对这一规划表示认可,司法系统将同市政府就具体实施方案进行磋商,并承担部分改造费用。

计划一经公布,立即引发国内外媒体的关注。伊朗《创造日报》评论说,将监狱变成博物馆或者公园是很多市民长期以来的愿望,埃温监狱所在地空气质量较好,改建成公园后,将和周边原有的商场和餐馆连成一片,成为吸引德黑兰市民的休闲胜地。不过,并不是所有民众都持有相同的看法。一些人认为,埃温监狱“散发着血腥的气息”,在这样一个地方悠闲散步和谈笑风生“令人难以接受”。另一些人指出,监狱的搬迁面临许多操作性的难题,还会给犯人和他们的家属带来不少麻烦。

事实上,这并不是伊朗政府第一次将监狱改造成文化休闲场所。伊朗历史上的第一所集中性监狱–贾斯尔监狱建于1929年,在埃温监狱建成以前一直是德黑兰市唯一的监狱,在革命胜利后曾关押过不少国王时期的政府要员和军队将领。随着埃温监狱的投入使用,卡斯勒监狱的作用和地位逐渐被取代。2004年,贾斯尔监狱关闭,市政府开始对部分区域进行拆除,但革命前政治犯俱乐部坚持将该监狱注册为国家遗址,拆除工作因此停止。2012年,德黑兰市政府基于建筑学方案和建设超大型城市的规划,将监狱改造为博物馆公园。(本报见习记者 陆纾文)

Leave a Comment